疫情下的汽车人|车友口述:每个人都是微光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聚合阅读:微光 疫情 车友 汽车 个人
原标题:疫情下的汽车人|车友口述:每个人都是微光每天早上,小熊独自一人走出家门,裹着一件黑色的大衣,带着帽子,口罩挡住了脸,眼镜上随着呼吸泛起白气。空旷的街道,...

原标题:疫情下的汽车人 |车友口述:每个人都是微光

每天早上,小熊独自一人走出家门,裹着一件黑色的大衣,带着帽子,口罩挡住了脸,眼镜上随着呼吸泛起白气。

空旷的街道,四下无人,他轻轻拽开车门,坐到驾驶位,系好安全带,一脚油门疾驰而去。

“四”散的家人

他要去超市采购食物和一些必需品,不一定都能买到。有时候某家超市的货架上很空,但只要多跑几家,基本上总能找到储备充分的。

买齐了东西,小熊要分别送给外婆和母亲、老婆和孩子、外公和舅舅。

小熊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时候,带着中国好声音武汉赛区十强的光环。不过,繁华和喧嚣不如守在家人身边。

小熊选择回到家乡武汉,自己经营一家琴行,平时寒暑假可以教教孩子弹钢琴,但因为这次疫情,暂时也没有收入了,好在并没有房贷车贷,所以压力没有很大。

如今,孩子已经2岁半了。但疫情爆发以来,他连孩子面都见不到。平时热热闹闹的一家人,如今被严重的疫情隔离在四个地点。

外婆和母亲在家,妻子和孩子在另外一个房子隔离,外公和舅舅在医院。为了照顾好家人,为了安全,小熊独自一人居住。

每天开车穿梭于散落在武汉的“家”已经成为他疫情期间的日常。要去沃尔玛或者用其他方式买菜,然后要送饭给在医院的外公和舅舅,给其他家人送去需要的物品,还要照顾外婆和母亲的衣食起居。

因为高度关注疫情动态,小熊提前准备了500只左右的口罩。但现在,全家每天要消耗6个口罩,剩余的只能坚持15天。消毒水、酒精也已经耗尽了,只能用二锅头来代替。

从“患者”到志愿者

跟小熊一样,在疫情中仍然驾车在城市中穿梭的还有设计师肖雪倩和她的父亲。

雪倩原本是一名设计师,因为身体原因,年前她已经辞职了,计划专心接受手术治疗。然而疫情搁置了她的计划,她的生活的重心成了专心照料退休的母亲。

“开始妈妈病得很厉害,咳得很严重,浑身乏力。我一直开车带妈妈在各种医院间周转。后来带妈妈去医院开点药,想着医院不安全,就在社区打针。”在雪倩的精心照料下,妈妈已经康复了。

妈妈的康复给了雪倩很多勇气和坚强。现在,她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朋友打气,让大家不要慌、不要怕,嘱咐该吃什么药、该打什么针,给他们带去安慰。

雪倩的爸爸是武汉市第九医院口腔科主任肖俊文。尽管是牙医,但随着市九医院成为发热定点医院,其他很多科室都把办公用品挪到仓库,腾出更多地方为病人安排成病房,肖主任也在帮忙。

在带着母亲四处求医的过程中,雪倩发现医生的防护措施很简陋。“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,医院里面的医护人员真的太难了,他们的防护措施很单薄,很忙碌,很累,这让我很心疼。我也担心爸爸的安危,所以就萌生了为他们做些事情的念头。”

雪倩成了一名志愿者,现在她主要是帮助医院对接物资、整合资源等。而身边的一些朋友因为出门不方便,雪倩也会帮忙买药带给他们。

“在我心中,湖北、武汉是很强、很厉害的,虽然有些做的不好的地方,但是这里的人、志愿者还是很棒的!我们尽量直接把物资送到医护人员手中。”

经过一段时间,雪倩已经捋顺了捐赠物资对接的流程,没太大困难了。眼下她最大的担忧是九医院又开始缺物资了,防护服告急!“又得想办法了。在此也呼吁社会各界捐赠更多的医疗物资进来。”雪倩对凤凰网汽车表示。

难免会有一些瞬间让这个柔弱又坚强的姑娘绷不住情绪。

当几辆来自汶川的卡车驶进医院的大门,等待对接物资的她一下子哭了出来。

“不是因为辛苦、不是因为焦急,哭是因为在湖北特别困难的时候,还有全国各地的支援。”

后记:在此次采访的十几位武汉车友中,像雪倩一样除了照顾自己的家人,还勇敢站出来为武汉、为他人尽献自己微光的车友有好几位。就像钟南山院士所说,武汉是英雄的城市

让无数国人落泪的,除了疫情带来的痛苦随着生命的流逝百倍、千倍的放大,还有人性在这寒夜里闪现的微光。他们是普通人,他们也是英雄。

“在看”↓